顶点看书

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

第9章 失业

    付了钱,楼钰儿跟着许青岩一行出了茶馆大门。

    许青岩向迟语使了个眼色,就径自走进了轿撵。楼钰儿本想跟上前去问个究竟,他到底是谁,为什么要帮她?却被迟语一把拦下。

    迟语将她带到一旁,从怀里摸出几颗碎银子递到楼钰儿手上说:“今日之事拖累了姑娘,很是抱歉。但我也多说一句,这福来茶馆的陈家不是好惹的,姑娘还是另做打算的好,如果今日姑娘被带去后院,他们仗着你是孤儿,被人悄悄发卖了也是可能的。现下姑娘已是自由之身,这有几颗碎银子,一来是代付你这几日的工钱,二来权当是补偿,姑娘也可以再谋个生计。”

    楼钰儿看见银子很是好奇又兴奋。这几日她来打工,还没结工钱呢,但想来钱也不多,不然之前的楼钰儿也不会看病的钱也没有。

    楼钰儿嘴甜地说:“多谢大哥!不知道你家公子怎么称呼,今日恩德不知如何报答。”

    迟语见她这样子,心道是个明理的,于是更加话语温和说:“我叫迟语,我们是镇上许家,谢就不必了,如果以后遇了难事,你来许家托门房寻我便是。”说着一抱拳就跟着轿子走了。

    过了这条街,迟语就凑在轿子边上,帘子从里面打开一丝,迟语低声说:“回爷的话,我已将银子给了那姑娘,她没有嫌少也没有哭闹,只是想知道日后如何答谢公子。我只说咱们是镇上许家,不用言谢,让她日后真遇了难事,来寻我便是。”

    许青岩不说话,略一点头,打下了帘子。

    楼钰儿看着一行人远去的身影,心里若有所思:“他认识我?”

    闹了一场风波的楼钰儿,拿着钱回了家。此时,听到风声赶来的福喜,在茶馆扑了个空,待他将事情听了个大概后,结结实实打了张麻子和陈管家一顿。

    随后,福喜也回了家,赶着去看望刚刚“失业”的楼钰儿。

    “楼钰儿?听说你今日在茶馆里很是威风呀,这会好了,工作也没了,饭也没得吃了吧?哪,这是别人刚送我的点心,看着你可怜,拿去吧。”福喜将刚才顺路买来的点心,“施舍”给了楼钰儿。

    楼钰儿听着这话好气又暖心,她翻开了桌上包着点心的油纸,几块色泽白润的糕点造型精致,隐隐还有一股子桂花香。她拈起一块放入口中,忍不住点头赞叹:“吃起来比看起来更香,要是有点饮料配着,就是完美的下午茶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茶?”福喜有些疑惑地问。不等楼钰儿回答,又“咦”了一声笑起来说:“我还想着有人怕是要伤心了,好容易找着的一份工就没了,还想着要安慰你两句。看样子你是没事,把糕点还我!”

    楼钰儿笑嘻嘻地躲过他伸过来的手说:“我今儿遇着贵人了,不仅把这些天的工钱补了给我,似乎还多给了些,你看。“

    说着,楼钰儿从怀里摸出了几颗碎银子来。